關於光與愛在大地的故事 light,love,healing

ice fire

疾病,從薩滿的觀點來看,並不絕對區分是身體還是心理的原因造成,因為所有的疾病或病痛都是一種生命不和諧或失去平衡的現象,我在上一篇文章中提到,薩滿認為疾病來自其中一種可能的狀態是與自己的守護力量(通常是力量動物或守護靈存有)失去連結,疾病也同時是一種靈魂狀態的破碎或缺少,現代人對疾病的處理方式各有所選,有只針對物質性身體層次的處理治療,有加入心理層次的身心醫學或心理治療輔佐藥物治療,我經常遇見患有重大疾病的個案,所有人都有長長的人生故事,特別是童年生命的創傷經驗,這個疾病是針對這些創傷經驗的呼喚,我們的身體並不只是靈魂的載具,身體和靈魂就像不能分離的戀人,身體的意識發出強烈的訊號要求我們找回失散的這位靈魂伴侶,在每次的創傷經驗中,靈魂會碎開成片段,每個片段又會以當下能遠離危險的方式遁入其他的時空,身體遭受了虐待,會讓靈魂遁逃到無苦痛的地方,心理被虐待,靈魂一樣也會遁逃到無感覺或相對美好感覺的地方。

在心理諮商與治療中,我們運用各種方式追朔這個創傷源頭,如夢的工作、戲劇演出、自由聯想、內在孩童來觸及這個經驗根源,有時候,這些方法有效,例如當我們觸及創傷源頭後,運用成人的自己去療癒並帶回受傷的那個小孩,但有時候這方法無效,因為成人的自己並非總是這麼有力量,內在小孩並非總是願意跟著整合進入成人的自己,有一次,當我跟個案做疾病療癒的工作時,我運用心像導引的方法為疾病個案找到內在小孩時,個案無法將內在小孩帶回,因為內在的孩子寧願留在某個時空,這原因其實是心理層次的運作總會被現階段身體所處在的時空侷限,我漸漸地明白,心理學只能針對那些靈魂仍留在身體內的個案有效能,就像一對戀人都在的時候可以進行婚姻或伴侶諮商一樣,其中一方不在的時候,怎麼進行呢? 當然得要先去把這位伴侶找回來,才能一起修復,薩滿對疾病療癒的觀點剛好補足了這個療癒的前置作業,為身體找回失落的靈魂伴侶,是必要而充分的條件。

早年生命的創傷經驗往往會形成後來身體重大疾病的遠因,心的疾病總是跟愛的缺乏有關,腎臟的疾病總是跟恐懼的不安全感有關,肝臟的疾病總是與許多憤怒相關,愛、安全感、平靜的這些靈魂素質在一次次的經驗中被破壞,因此靈魂選擇離開,不完整的靈魂碎片四散,薩滿的觀點是讓靈魂先回家,才能真正療癒疾病以及讓生命的本質再現!

 

廣告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+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+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

標籤雲

%d 位部落客按了讚: